以案說法,談談有聲讀物的著作權問題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2016)滬73民終30號 ?上海麥克風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與勞婧華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

 

【案情簡介】

 

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麥克風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簡稱“麥克風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勞婧華

原審第三人:國文潤華文化傳媒(北京)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國文潤華公司”)

勞婧華系小說作品《香火》的作者。2009年11月27日,勞婧華(甲方)與國文潤華公司(乙方)簽訂《著作出版授權合同》,約定:作品名稱《香火》,作者署名禺說(勞婧華);在合同有效期內,甲方授予乙方獨家全權代理上述作品的出版發行業務;在合同有效期內,乙方擁有上述作品的電子版權、報刊摘登權、連載權、廣播權、影視版權、聲像版權,乙方應將轉授上述權利的一切所得的50%交付給甲方;本合同自雙方簽字之日起生效,有效期限為5年。

案外人上海傾聽信息技術公司經多重轉授權,錄制了音頻節目作品《香火》,并授權麥克風公司使用上述作品,授權權利為信息網絡傳播權、復制權,授權期限至2017年12月30日。

2015年4月17日,勞婧華發現麥克風公司未經其許可,通過該公司經營的“蜻蜓fm”網站向公眾提供《香火》的在線聽書服務,認為該行為侵害了勞婧華對該小說作品的著作權,遂訴至法院。

法院認為,錄音制品制作者對錄音制品本身亦獨立享有受法律保護的權利。錄音制品的被許可人在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錄音制品時,還應當取得著作權人的許可并支付報酬,否則將構成對著作權人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犯。因此,麥克風公司構成侵害勞婧華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法理分析】

一審法院認為:涉案小說《香火》在對主題思想、故事情節等的表達上具有一定的獨創性,屬于小說類型的文字作品。依據該作品的合法出版物上的作者署名以及該作品的出版合同即《著作出版授權合同》等事實,可以認定勞婧華系該作品的作者,依法享有該作品的著作權。涉案“蜻蜓fm”網站上的涉案有聲讀物《香火(高品質)》與涉案作品的內容一致,屬于對涉案作品的聲音演播內容所制作的錄音制品。麥克風公司通過涉案“蜻蜓fm”網站向公眾提供涉案作品的有聲讀物,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地點獲得該有聲讀物。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錄音錄像制作者對其制作的錄音錄像制品享有許可他人使用的權利,被許可人復制、發行、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錄音錄像制品,還應當取得著作權人、表演者許可,并支付報酬。因此,麥克風公司提供涉案作品的有聲讀物的行為如果未取得著作權人即勞婧華的許可,則構成侵害勞婧華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根據查明的事實,麥克風公司使用涉案有聲讀物的行為具有上海傾聽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授權依據,故須分析相關授權是否有效。依據涉案《著作出版授權合同》,勞婧華將涉案作品的電子版權、報刊摘登權、連載權、廣播權、影視版權、聲像版權以及轉授權的權利授予了國文潤華公司,授權期限為合同簽署之日(2009年11月27日)起的5年,故國文潤華公司有權轉授權他人使用涉案作品(包括將涉案作品制作成錄音制品),但使用期限受到上述授權期限的限制,即截止于2014年11月26日,國文潤華公司對他人進行轉授權以及相關后續轉授權均應當受到上述授權期限的約束。由于麥克風公司在2015年4月17日時還在使用涉案有聲讀物,而該日期已超過勞婧華對國文潤華公司的授權期限,因此,麥克風公司構成侵害勞婧華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麥克風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二審的主要爭議焦點在于上訴人在其網站上向公眾提供系爭有聲讀物《香火》是否侵害被上訴人就涉案文字作品《香火》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關于上訴人認為其在網站上提供有聲讀物《香火》的收聽是得到合法授權且未超過授權期限的上訴理由。二審法院認為,即使授權真實,本案系爭有聲讀物《香火》使用了文字作品《香火》,自文字作品著作權人即被上訴人將聲像版權(制作成錄音制品的權利)授予原審第三人至上訴人從案外人上海傾聽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獲得《香火》音頻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整個授權過程環節較多,但根據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上訴人作為錄音制品的被許可人在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錄音制品時,還應當取得著作權人的許可并支付報酬,而在本案中,沒有證據表明上訴人取得過被上訴人的許可以及向其支付報酬,因此上訴人構成對被上訴人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害。此外,上訴人認為被上訴人與原審第三人之間《著作出版授權合同》中五年有效期的約定不能約束《香火》錄音制品的使用與授權,法院認為,原審第三人根據該合同獲得的是《香火》文字作品的電子版權、報刊摘登、連載權、廣播權、影視版權、聲像版權及相應的轉授權利,而本案系爭的《香火》有聲讀物是根據文字作品制作的錄音制品,只要該錄音制品完成時間處于上述五年期內,隨后該錄音制品的復制、發行、出租、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之行為不應當受到上述五年期的限制,因為兩者屬于不同作品,錄音制品制作者對錄音制品本身亦獨立享有受法律保護的權利。綜上,二審法院認為,原審法院在未查明《香火》有聲讀物完成時間的情況下認為上訴人因授權超期構成侵權,屬于理由錯誤,應予糾正,但認定結論正確,可予維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