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案件中如何判斷具有“混淆可能性”

 

——好麗友食品有限公司與南京雨潤食品有限公司、阜陽雨潤肉類加工有限公司民事侵權與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

【案情簡介】

 

上訴人(原審被告):南京雨潤食品有限公司

上訴人(原審被告):阜陽雨潤肉類加工有限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好麗友食品有限公司

來源: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5)高民(知)終字第4005號民事判決書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查明:好麗友食品有限公司(簡稱好麗友公司)在“膨化土豆片、以谷物為主的零食小吃”等商品上注冊了“好多魚”商標,南京雨潤食品有限公司(簡稱雨潤公司)、阜陽雨潤肉類加工有限公司(簡稱雨潤加工公司)未經允許,在生產銷售的“魚肉腸”上使用“好多魚”商標,好麗友公司提起訴訟,要求雨潤公司停止使用“好多魚”商標。

雨潤公司及雨潤加工公司則認為:1、其使用“好多魚”僅是對商品原料的提示性描述,不是作為商標使用。2、好麗友公司的“好多魚”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膨化土豆片”商品與雨潤公司及雨潤加工公司使用的火腿腸商品在《類似商品與服務區分表》上分屬不同組別,二者在功能、消費群體、原材料、銷售場所、生產者等方面均存在根本性差異,相關公眾根據其一般識別能力,不會引起混淆、誤認,不構成類似商品。

【判決要點】

在商標侵權糾紛中,判斷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是否容易導致混淆時,應以注冊商標所形成的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為出發點進行認定,即此時判斷的主體標準是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相關公眾,而非被控侵權行為的相關公眾等主體。

基于以上分析,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支持好麗友公司訴求,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律師分析】

本案主要的爭議焦點為:1、雨潤公司、雨潤加工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魚肉腸上使用“好多魚”文字是否構成商標性使用;2、雨潤公司、雨潤加工公司對“好多魚”文字的使用是否會使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或誤認。

二審法院認為,在判斷他人是否從事了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時,應當以他人系對特定標志構成商標意義上的使用為前提,即他人對特定標志的使用是否能產生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在具體的判斷過程中,應當結合該特定標志所使用商品的相關公眾的通常認知水平、相關領域普遍的使用方式、特定標志具體的展現形式等,進行綜合判斷。具體本案而言,根據食品行業通常使用商標的形式,該行業經營者會將商標印刷在食品的外包裝或相應的廣告宣傳制品之上,從而達到相關公眾能夠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特別是為了突出商品的來源,甚至會將特定標志予以突出、放大、區別于食品外包裝其他組成要素進行表現。根據在案證據,雨潤公司委托雨潤加工公司生產的“旺潤”好多魚魚肉火腿腸產品在外包裝袋上突出、放大使用了文字“好多魚”,在外包裝袋左上角標注了“旺潤Wang Run”,該包裝袋正面還標注了文字“魚肉風味火腿腸 美味嘗鮮 魚味無窮”并配有卡通魚的插圖;在該包裝袋的背面配料部分,標注了“雞肉、魚肉、豬肉、水、淀粉……”;在該產品的內包裝袋上同樣標注了“好多魚 魚肉風味火腿腸”及“旺潤Wang Run”,相關文字平行排列,文字“好多魚”字體與表現形式明顯區別于其他部分。正是基于涉案上述被控侵權產品中“好多魚”文字的使用方式,相關公眾在看到該文字時,根據對該類產品通常商標的認知習慣,會認為文字“好多魚”具有了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屬于商標意義上的使用。

在商標侵權糾紛中,判斷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是否容易導致混淆時,應以注冊商標所形成的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為出發點進行認定,即此時判斷的主體標準是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相關公眾,而非被控侵權行為的相關公眾等主體。之所以如此考慮,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

第一,商標專用權與禁用權在權利產生方面存在差異。商標專用權系基于申請注冊而產生,在其核定使用的商品上獲得法定的權利;而禁用權是以法律所規定的侵害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為基礎,以是否會造成商品的來源混淆為落腳點,而發生混淆的范圍不僅及于注冊商標所核定使用的相同商品,也包括了類似商品,而對類似商品的判斷,是從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消費群體等方面進行的認知,并且對馳名商標的保護甚至可以擴展到非類似商品的保護范圍。故商標禁用權的范圍顯然超過了專用權,此時在對注冊商標禁用權進行范圍的界定時,必然應當以注冊商標為基點進行判斷。

第二,他人對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害,實質是破壞了注冊商標所標示商品與特定來源的聯系,而此利益的損害顯然也是以注冊商標為基點進行認知的。

第三,注冊商標禁用權的范圍并非一成不變的,例如我國商標法中規定了馳名商標,其保護范圍不僅包括了對商品來源的誤認,同時還包括了減弱馳名商標的顯著性、貶損馳名商標的市場聲譽、不正當利用馳名商標的市場聲譽等“淡化”的情形,故保護范圍明顯大于非馳名的注冊商標。究其原因,正是商標的實際價值在于使用,通過積極、有效、合法、廣泛的使用,注冊商標所蘊含的商業信譽、商業聲譽不斷積累,其影響范圍也隨之擴大,由此在判斷商標禁用權范圍時,也是出于對注冊商標所形成商譽的有效保護。

正是基于以上三方面原因的考量,在判斷被控侵權行為是否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時,應以該商標為基點,以該注冊商標所標識商品的相關公眾為主體進行“混淆可能性”的判斷,這也是“判斷基準的主體認識”規則的體現。

根據在案證據,“好多魚”注冊商標在膨化土豆片商品上具有較高知名度,被控侵權產品上使用“好多魚”文字與好麗友公司所擁有的“好多魚”注冊商標在文字構成、含義、整體表現形式上近似程度較高,火腿腸與膨化土豆片同屬休閑食品,二者在銷售渠道、消費群體等方面基本相同,故雨潤公司在其魚肉火腿腸上突出使用“好多魚”文字,容易導致相關公眾認為兩商品來源于同一主體或者彼此存在特定聯系,進而對商品的來源產生混淆。

關于雨潤公司及雨潤加工公司主張,被控侵權的魚肉火腿腸外包裝袋上還有其他注冊的“旺潤Wang Run”、“雨潤Yurun”商標,故不會導致相關公眾的混淆。法院認為,因我國商標法并未限定產品外包裝上只能標注一個商標,故在涉案火腿腸產品上已經標注文字“好多魚”,且足以導致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的情況下,涉案火腿腸產品上標準其他注冊商標并不能當然的作為排除混淆明確、當然、直接的證據,否則將容易導致他人利用標注案外注冊商標,從事實質損害涉案商標注冊人合法權利的情形出現。因此,雨潤公司及雨潤加工公司此部分上訴理由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二審法院不予支持。

此外,在判斷他人是否構成正當使用商標標識行為的認定中,應當結合涉案使用特定標識的行為是否出于善意、是否作為自己商品的商標使用、是否只是為了說明或者描述自己的商品等方面進行綜合認定,根據前述認定,結合在案好麗友公司涉案注冊商標的知名程度、申請注冊及核定日期、雨潤公司及雨潤加工公司在火腿腸產品上使用“好多魚”文字的方式、使用目的等,雨潤公司及雨潤加工公司實施的涉案被控侵權行為主觀上難言善意,客觀上以及構成了商標意義上的使用,而且超出了說明或者描述自身商品的合理范疇,故其此部分上訴主張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二審法院不予支持。

 

  • 商標案件中如何判斷具有“混淆可能性”已關閉評論
    A+
發布日期:2016年04月21日  所屬分類:常見問題解答  案例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