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說法:如何判定卡牌游戲是否構成對小說作品的改編?

溫瑞安訴玩蟹公司侵害作品改編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案情簡介】

原告溫瑞安系“四大名捕”系列武俠小說作者,該系列小說與多位知名武俠作家創作的武俠小說齊名。“諸葛正我”、“無情”、“鐵手”、“追命”及“冷血”系貫穿上述系列小說的靈魂人物。溫瑞安訴稱,2012年10月玩蟹公司開發的卡牌手機網絡游戲《大掌門》上線,該游戲趁2014年8月由其作品改編的電影《四大名捕大結局》上映之際,將“諸葛正我”、“無情”、“鐵手”、“追命”及“冷血”人物改編成大掌門游戲人物,并作為噱頭廣為宣傳。溫瑞安認為,玩蟹公司未經其許可將其文學作品人物改編為游戲人物,侵害了其享有的作品改編權,其行為同時構成擅自使用其致命作品特有名稱“四大名捕”。故請求判令玩蟹公司停止侵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賠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500萬元等。

玩蟹公司答辯稱溫瑞安對其小說的5個人物不享有著作權,其公司在大掌門游戲中僅適用了涉案5個人物名稱、特點,并未展現溫瑞安小說的人物關系、故事情節及場景描述,不侵害其改編權,雙方之間不存在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的競爭關系,溫瑞安不能證明“四大名捕”四字成為知名商品特有名稱。

【法院觀點】

本案的一審法院為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

關于改編權部分,法院認為:溫瑞安系“四大名捕”系列小說的作者,其對“無情”、“鐵手”、“追命”、“冷血”及“諸葛先生”這五個靈魂人物的獨創性表達部分所享有著作權。結合《大掌門》游戲對涉案五個人物的身份、武功、性格等信息的介紹,以及該游戲出現涉案五個人物的時間,可認定《大掌門》游戲中的“神捕無情”、“神捕鐵手”、“神捕追命”、“神捕冷血”及“諸葛先生”五個人物即為溫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說中的“無情”、“鐵手”、“追命”、“冷血”及“諸葛先生”五個人物。玩蟹公司在其開發經營的《大掌門》游戲中,通過游戲界面信息、卡牌人物特征、文字介紹和人物關系,表現了溫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說人物“無情”、“鐵手”、“追命”、“冷血”及“諸葛先生”的形象,是以卡牌類網絡游戲的方式表達了溫瑞安小說中的獨創性武俠人物,故法院認定,該行為屬于對溫瑞安作品中獨創性人物表達的改編,該行為未經溫瑞安許可且用于游戲商業性運營活動,侵害了溫瑞安對其作品享有的改編權。

關于不正當競爭部分,法院認為,玩蟹公司在《大掌門》游戲中僅對四個涉案人物卡牌中標注“四大神捕”,未以顯著性字體予以展示,此標注不會使用戶將網絡游戲誤認為“四大名捕”小說。故對溫瑞安提出玩蟹公司構成仿冒行為的主張,法院不予支持。此外,根據本案證據所顯示的《大掌門》游戲的宣傳報道均為第三方撰寫發表于第三方網站,未直接體現與玩蟹公司相關,故法院認定玩蟹公司的行為不構成不正當競爭。

【判決結果】

一審法院判決認定玩蟹公司構成侵權,應消除影響、賠償溫瑞安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80萬元。

宣判后,雙方未表示是否上訴。

【法理分析】

隨著互聯網技術不斷深入發展,改編權亦呈現出不同的表達方式,本案即是以卡牌類網絡游戲的方式表達了他人作品的獨創性武俠人物,一審法院法官提醒廣大游戲公司,網絡游戲運行中呈現給用戶的可識別性文字、音樂、影像等要素及要素組合亦可構成作品,這些作品如果是他人的作品,一般應取得他人的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