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騰訊公司訴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商標侵權與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評析

案號:

一審:(2015)佛順法知民初字第863號

二審:(2016)粵06民終3137號

 

判決摘要:

企業名稱與商標均屬于商業標識,前者的主要功能在于區分不同經營主體,后者的主要功能則在于指示商品或服務來源,二者在功能上存在重合之處。經營者在選擇其企業名稱時應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對他人在先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注冊商標作合理避讓,避免因注冊使用含他人注冊商標的企業名稱而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

如果經營者出于搭便車的故意,將他人在先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注冊商標登記注冊為其企業字號,并將含該企業字號的企業名稱在相同或類似的商品或服務上使用,造成相關公眾混淆或誤認,則其行為因違反了經營者在市場競爭中所應遵循的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

考慮到騰訊科技公司在計算機軟件等商品上注冊的“微信及圖”商標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廣東微信公司在從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相關的經營活動過程中,尤其是在提供與騰訊科技公司的“微信”軟件相關服務的過程中,使用帶“微信”二字的企業名稱,容易使相關公眾認為其所提供的服務與騰訊科技公司存在特定的關聯關系,造成相關公眾混淆或誤認。

因企業名稱不正當使用他人具有較高知名度的注冊商標,不論是否突出使用均難以避免產生市場混淆的,當事人有權請求判決停止使用或者變更該企業名稱。

附二審判決書:

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6)粵06民終313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

法定代表人:鮮代貴,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楊輝,廣東盛雋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

法定代表人:馬化騰,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趙俊杰,廣東翰銳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邱斌斌,廣東翰銳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廣東微啟動力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

法定代表人:鮮代貴,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楊輝,廣東盛雋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岑偉涵,男,漢族,住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公民身份號碼。

委托訴訟代理人:楊輝,廣東盛雋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東微信公司)因與被上訴人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訊科技公司)、原審被告(以下簡稱微啟動力公司)、岑偉涵侵害商標權與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2015)佛順法知民初字第863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

本院于2016年5月9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6年6月21日公開開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上訴人廣東微信公司、原審被告微啟動力公司、岑偉涵的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楊輝,被上訴人騰訊科技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趙俊杰、邱斌斌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廣東微信公司上訴請求:

1、撤銷一審判決第二項、第三項,改判駁回騰訊科技公司要求廣東微信公司停止在企業名稱中使用“微信”二字的訴訟請求,廣東微信公司無須向騰訊科技公司賠償8萬元;

2.判令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由騰訊科技公司負擔。

事實與理由:

一、一審法院判令廣東微信公司停止在公司名稱中使用“微信”字號,并向企業登記管理部門辦理公司名稱變更手續錯誤。廣東微信公司同意一審法院判決廣東微信公司停止在經營場所、網站等突出使用“廣東微信”字樣。事實上,廣東微信公司在騰訊科技公司向企業登記管理部門投訴時,廣東微信公司已停止了上述行為。但一審法院判決廣東微信公司停止在公司名稱中使用“微信”二字法律依據不足。

首先,辦理公司名稱變更手續不屬于民事責任。企業名稱的變更涉及到行政部門的審批權力,顯然不屬于民事責任。

其次,即使廣東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廣東微信”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根據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承擔責任的方式為停止侵權、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為了區分廣東微信公司的企業名稱與騰訊科技公司的“微信”商品(服務),法院可以判令廣東微信公司在報刊、網站等渠道公告二者的區別。是否應當變更公司名稱與廣東微信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沒有直接的因果關系。如果廣東微信公司登記公司名稱后一直不對外經營,也不對外宣傳,就不會與騰訊科技公司的“微信”商品(服務)發生混淆。

再次,一審法院并未認定廣東微信公司的企業名稱對騰訊科技公司的“微信”商標及商品(服務)構成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而是認定廣東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廣東微信”字樣構成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騰訊科技公司未取得第42類“微信”商標[即技術研究;研究與開發(××);計算機編程;計算軟件設計、更新、出租;計算機數據復原;把有形的數據和文件轉換成電子媒體;計算機程序和數據轉換(非有形轉換);計算機軟件咨詢],只是取得第9、38、39類“微信”商標。由于二者屬于不同類別,廣東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廣東微信”字樣不會對騰訊科技公司第9、38、39類商標構成侵權。只能認定廣東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廣東微信”字樣對騰訊科技公司的知名“微信”商標(服務)構成不正當競爭,而廣東微信公司正常使用企業名稱是不會構成對騰訊科技公司的知名“微信”商品(服務)構成不正當競爭。

二、一審法院判令廣東微信公司賠償騰訊科技公司8萬元,數額過高。即使廣東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廣東微信”字樣構成不正當競爭,廣東微信公司在本案立案前因騰訊科技公司在工商管理部門投訴已停止突出使用“廣東微信”字樣的行為。廣東微信公司屬于微小企業,目前尚無任何收益,嚴重虧損,而騰訊科技公司屬于大型企業,故一審法院判決廣東微信公司賠償8萬元明顯過高。

騰訊科技公司辯稱,

一、一審法院判決廣東微信公司停止在公司名稱中使用“微信”字號并辦理公司名稱變更手續合理、合法。

1、騰訊科技公司提供的“微信”軟件產品及相關服務具有極高知名度。騰訊科技公司在第9、38、39類均注冊了商標,對“微信及圖”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微信軟件推出后,被社會各界廣泛應用,擁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2.廣東微信公司在公司名稱中使用“微信”字號等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廣東微信公司在公司名稱中使用“微信”字樣,在官方網站中使用“微信”及“微商會”字樣,并在網站中宣傳其成立于2012年,上述行為具有“傍名牌”、“搭便車”的主觀惡意,違背誠實信用原則及公認的商業道德,屬于擅自使用“微信”服務特有名稱的仿冒行為和虛假宣傳行為,易使消費誤認為廣東微信公司是騰訊科技公司的關聯公司,廣東微信公司的服務是騰訊科技公司提供的,造成和騰訊科技公司知名服務相混淆,違反市場競爭原則,對市場競爭產生損害,已構成對騰訊科技公司的不正當競爭。

3.一審法院判令廣東微信公司停止使用并限期變更其公司名稱中的“微信”二字,于法有據。我國相關法律法規對“停止使用并限期變更企業名稱”作為知識產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的責任承擔方式有明確的規定。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注冊商標、企業名稱與在先權利沖突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前經濟形勢下知識產權審判服務大局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條、《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第五條等均對此有相關規定。根據相關法律法規,法院有權判決侵權人變更企業名稱。其次,在司法實踐中已有大量的在先案例判令被告變更企業名稱變更。

二、二審法院對賠償數額不應再予調低。一審法院判賠數額遠低于騰訊科技公司的訴求,也低于騰訊科技公司的損失和廣東微信公司的實際獲利。考慮到其他因素,騰訊科技公司未對賠償數額提出上訴,但二審法院對賠償數額應予維持,不應調低。

賠償數額酌定方面可參考以下因素:

首先,“微信”軟件服務具有較高的知名度;

其次,騰訊科技公司為維護權利所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廣東微信公司侵權造成的經濟損失;

再次,廣東微信公司注冊資本高、運營規模大,實際獲利遠高于一審判決賠償數額;

最后,廣東微信公司侵權具有主觀惡意,即廣東微信公司將企業字號登記為微信,注冊地是騰訊科技公司所在地廣東省,廣東微信公司對騰訊科技公司的商標和服務了解、明知,廣東微信公司所從事的經營活動與騰訊科技公司的微信軟件服務相關,具有攀附騰訊科技公司知名度的主觀惡意。綜上,騰訊科技公司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微啟動力公司、岑偉涵陳述的意見與廣東微信公司的上訴意見相同。

騰訊科技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

1、判令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岑偉涵立即停止侵害商標權和不正當競爭行為,包括在經營的網站、辦公場所等處不得使用“微信”及“微商會”字樣;

2.判令廣東微信公司立即停止在其公司名稱中使用“微信”字樣,并向佛山市順德區市場監管局申請變更公司名稱中的“微信”字樣;

3.判令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岑偉涵向騰訊科技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00萬元;

4.判令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岑偉涵承擔本案訴訟費。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2012年4月9日,騰訊科技公司就一款名為“騰訊微信軟件(簡稱微信)3.5”的計算機軟件取得我國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證書號為軟著登字第0395032號)。該證書記載軟件開發完成日期和首次發表日期均為2011年1月21日。

騰訊科技公司是第90859×××9號“微信及圖”商標的注冊人,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服務項目為第9類的計算機、計算機外圍設備、計算機軟件(已錄制)、電子出版物(可下載)、計算機程序(可下載軟件)、電話機、與外接顯示屏或監視器連用的娛樂器具、照相機(攝影)、動畫片、視聽教學儀器(截止),注冊有效期自2013年3月28日至2023年3月2×××日。

騰訊科技公司還是第9085995號“微信及圖”商標的注冊人,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服務項目為第38類的電視播放(截止),注冊有效期自2014年8月28日至2024年08月2×××日;

是第11140×××9×××號“微信及圖”商標的注冊人,該商標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9類的物流運輸、運輸、汽車出租、電子數據或文件載體的物理儲藏、快遞服務(信件或商品)、觀光旅游、安排游覽、潛水服出租、旅行預訂、交通信息(截止),注冊有效期自2013年11月21日至2023年11月20日。

《騰訊2013年第一季度業績報告》記載,2013年第一季度,“微信/wechat”合并月活躍量賬戶數為1.944億。《騰訊2013年第四季度及全期業績報告》記載,2013年底,“微信/wechat”合并月活躍量賬戶數為3.55億。《我國微信用戶超過4億》(《人民日報海外版》2013年×××月25日第1版)刊載的內容稱,2013年上半年,我國“微信”用戶超過4億。《微信改變世界》(節選)內容記載,“微信”于2011年1月正式面世,到2013年初用戶已近3億。《微信力量》(節選)記載,“微信”是互聯網領域的一項重大發明。《互聯網+在中國》記載內容稱,“微信”是騰訊科技公司于2011年發布的社交網站,433天內用戶達1億,2個月增長到2億,一些政府部門也使用“微信”向顧客提供服務。《2014年中國移動即時通信用戶調研報告》記載,“微信”被評為2013年第二個中國用戶使用過的移動即時通訊應用,也是第二個中國用戶最常用的移動即時通訊應用。《2013年度Q3中國經濟互聯網核心數據發布》記載,2013年8月“微信”的用戶月度瀏覽時長為×××.5億小時,同比增長495.9%。《2012年中國網絡經濟總結報告》記載,“微信”是2012年移動應用的最大亮點。《2015年社交媒體影響報告》記載,“微信”軟件滲透移動社交媒體終端,是最熱門關鍵詞之一。

2015年12月29日,廣東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在《關于將“微信”加入名稱預核準保護詞庫申請的回復》函件中稱:“鑒于‘微信’產品目前已成為國內家喻戶曉的知名名牌產品,使用者人數眾多,在國內、外影響巨大,根據《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和《企業名稱登記管理實施辦法》等有關規定,我局將‘微信’錄入企業名稱(字號)管理庫予以保護。”

2012年11月30日,微啟動力公司在佛山市順德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登記成立,原名佛山市駱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后于2015年5月26日變更為廣東微企動力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2015年8月2×××日變更名稱為現名,法定代表人由劉某彬變更為岑偉涵,股東變更為鮮代貴、岑偉涵、顧曉、廣州磐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登記經營范圍為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2015年12月,微啟動力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鮮代貴。

2014年1月2×××日,廣東微信公司在佛山市順德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登記成立,投資者為廣東物聯天下產業園有限公司、鮮代貴、岑偉涵、周宗、劉某彬,登記經營范圍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法定代表人周宗。2015年11月,廣東微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變更為鮮代貴。

根據騰訊科技公司提供的ICP/IP地址/域名信息備案資料,網站http://www.mamaweb.cn的備案主辦單位為佛山市駱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微啟動力公司前稱),網站名稱為“駱燁信息科技”,網站首頁網址www.mamaweb.cn,網站登記負責人岑偉涵,審核通過時間為2013年×××月18日。

(2015)粵廣廣州第192×××11號公證書記載,2015年10月23日,騰訊科技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陶延年,向該公證處申請辦理保全證據公證。在公證處公證員和該處工作人員的監督下,陶延年操作公證處的電腦進行保全證據行為,陶延年打開360安全瀏覽器主頁,在地址欄輸入http://www.mamaweb.cn,進入“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微商會”的網站首頁,點擊圖標欄的不同圖標“關于我們”“公司動態”“企業風采”“最新產品”“精彩案例”“微銷學堂”分別進入該網站不同預覽內容;分別點擊進入“微銷學堂”內容里面的每一頁的報道文章列表;分別截取以上進入的網頁的電腦屏幕顯示的內容。上述操作過程共進行了二十九次截屏操作。上述行為結束后,陶延年在公證處將截圖打印共十五頁。

上述公證書附件顯示,http://www.mamaweb.cn網站的“關于我們”一欄介紹的是廣東微信公司的情況,其中有“公司成立于2012年”字樣;“企業風采”下方的圖片顯示有“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廣東微信”字樣;網站中還使用有“微商會”字樣。

騰訊科技公司提供的與廣東微信公司相關的部分網頁打印件顯示,廣東微信公司與其他企業開展業務往來的新聞資料和圖片中,廣東微信公司是以“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的全稱對外開展業務。廣東微信公司開設有微信公眾號“雙創平臺”(帳號主體為廣東微信公司,認證時間為2015年10月26日),該公眾號關于“雙創平臺”的介紹中稱,“雙創平臺是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聯合中國微信大咖俱樂部、中國中小企業聯盟、騰訊唯一認證社群泰研匯社聯盟共同打造的平臺,用于落實李克強總理在沃達斯論壇上推崇的雙創理念,具有鼓勵消費者升級消費商,助力企業實現全員營業全員服務,是落實落地‘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領導平臺。”

訴訟中,騰訊科技公司稱廣東微信公司在其網站中使用的“廣東微信”字樣,與騰訊科技公司第90859×××9號注冊商標構成近似。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岑偉涵則認為,廣東微信公司在網站中使用“廣東微信”字樣,因騰訊科技公司與廣東微信公司的經營范圍不同,且廣東微信公司在“廣東微信”字樣前加上了公司標志,不會引起混淆,二者不構成近似。

庭審中,騰訊科技公司稱其主張的100萬損失賠償額是根據廣東微信公司注冊資本高、規模大(如廣東微信公司的相關網頁打印件和廣東微信公司微信公眾號“雙創平臺”部分截圖,反映廣東微信公司持續、大規模從事相關商業活動);騰訊科技公司商標及知名服務特有名稱的知名度及已經形成的美譽度;廣東微信公司侵權主觀惡意,即廣東微信公司將企業字號登記為微信,注冊地是騰訊科技公司所在的廣東省,廣東微信公司對騰訊科技公司的商標和服務名稱了解、明知,廣東微信公司的企業字號登記形式混淆度強,廣東微信公司所從事經營的是直接與騰訊科技公司微信軟件、服務相關,具有攀附騰訊科技公司知名度的主觀惡意;騰訊科技公司為制止侵權行為支出的合理開支。

另查,本案中騰訊科技公司為公證取證花去公證費1430元,聘請本案律師支付代理費25000元。

一審法院認為,

一、關于廣東微信公司在其經營場所等處使用“廣東微信”字樣是否侵犯騰訊科技公司第90859×××9號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問題。

騰訊科技公司持有第90859×××9號“微信及圖”商標注冊證書,目前該商標仍處于注冊有效期內,故騰訊科技公司享有該商標專用權。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服務項目為第9類的計算機、計算機外圍設備、計算機軟件(已錄制)、電子出版物(可下載)、計算機程序(可下載軟件)。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項的規定,“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文字作為企業的字號在相同或者類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的”,屬于侵害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

一方面,騰訊科技公司第90859×××9號注冊商標為“微信及圖”,而騰訊科技公司提供的網頁資料及廣東微信公司的經營場所照片等證據顯示,廣東微信公司在經營場所使用有“廣東微信”字樣,而并沒有使用其企業名稱的全稱,具有突出使用的效果。“廣東微信”字樣中的“廣東”為區域名稱,不具有識別功能,“微信”是其核心詞匯,是廣東微信公司的字號,該“微信”文字與第90859×××9號注冊商標中的文字部分相同,根據我國消費者對中文文字的認知習慣,兩者可以認定為近似。

另一方面,第90859×××9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或服務項目為第9類的計算機、計算機外圍設備、計算機軟件(已錄制)、電子出版物(可下載)、計算機程序(可下載軟件)等,而廣東微信公司的經營范圍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兩者均為與計算機(軟件)相關的商品或服務,實為類似商品或服務。

結合騰訊科技公司開發的“微信/wechat”這一即時通訊應用獲得的廣泛市場占有率和較高的知名度對本案第90859×××9號注冊商標知名度的輻射作用,廣東微信公司將與騰訊科技公司注冊商標近似的“廣東微信”文字作為企業字號在其辦公場所、官方網站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侵害了騰訊科技公司對第90859×××9號注冊商標享有的專用權。

二、關于騰訊科技公司指控廣東微信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的問題。

(一)騰訊科技公司指控廣東微信公司存在如下虛假宣傳行為:1.廣東微信公司在公司名稱中使用“微信”字樣,在其官方網站中使用“微信”及“微商會”字樣,以及在網站上提到宣稱的公司成立時間2012年與實際成立時間2014年不符;2.廣東微信公司所使用的“微商會”名稱沒有合法主體;3.廣東微信公司稱其是“騰訊唯一認證的社群共同打造平臺”沒有事實依據;4.廣東微信公司稱“雙創”平臺是“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領導平臺,沒有事實依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一款的規定,虛假宣傳糾紛是指因經營者利用廣告或者其他方法,對商品的質量、制作成分、性能、生產者、有效期限、產地等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從而引發的爭議。根據該條款之規定,一審法院對騰訊科技公司之上述指控作如下分析:

1、關于騰訊科技公司指控廣東微信公司在公司名稱中使用“微信”字樣,在其官方網站中使用“微信”及“微商會”字樣,使用“微商會”沒有合法主體,以及在網站上宣稱的公司成立時間2012年與實際成立時間2014年不符是否屬于虛假宣傳而構成不正當競爭的問題。

首先,廣東微信公司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登記的企業名稱為“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因此,廣東微信公司使用“微信”登記為公司字號并使用的行為不屬于上述《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一款的規定的虛假宣傳行為范疇,騰訊科技公司指控廣東微信公司該項行為屬于因虛假宣傳而構成不正當競爭,于法無據;

其次,“微商會”并不具有特定或唯一指向之含義,可能理解為“微小型企業商會”,也可能理解為“通過微信進行網絡營銷的商會”等,還可能是某個社會組織的名稱,因此,廣東微信公司在其網站中使用“微商會”字樣,不足以導致相關消費者誤解為與騰訊科技公司存在某種關聯,騰訊科技公司據此指控廣東微信公司使用“微商會”沒有合法主體資格構成不正當競爭,理由不充分;

最后,根據騰訊科技公司、廣東微信公司提供的企業登記資料及營業執照,廣東微信公司的成立日期為2014年1月2×××日,雖然廣東微信公司在其網站上宣稱其成立于2012年,但該內容并不是對于廣東微信公司的產品或服務的直接宣傳,不足以令人對廣東微信公司的服務或產品產生誤解,故騰訊科技公司指控廣東微信公司的該項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理由不充分,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2.廣東微信公司在其網站中使用有“騰訊唯一認證社群泰研匯社聯盟共同打造的平臺”字樣,對此,廣東微信公司自稱其是利用騰訊科技公司開發并提供服務的微信公眾平臺向客戶提供服務,但未提供證據證實該平臺為“騰訊唯一認證”以及與“泰研社群聯盟共同打造”的平臺,具有對商品或服務做出與實際不符并導致客戶或相關消費者誤解其與騰訊科技公司有關聯的虛假宣傳行為特征,故騰訊科技公司主張該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理由充分,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3.由于“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為國家提出的一個鼓勵性口號,而廣東微信公司的業務是向創業者提供技術服務的平臺,廣東微信公司在網站中稱其“雙創平臺”是落實“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領導平臺,該“領導平臺”字樣并不足以導致客戶或消費者誤解,故騰訊科技公司指控廣東微信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理由不充分,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騰訊科技公司指控廣東微信公司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擅自使用騰訊科技公司知名服務特有名稱構成不正當競爭的問題。

本案騰訊科技公司指控廣東微信公司在其網站、辦公場所、對外商業活動及宣傳推廣中使用包含“微信”知名服務的特有名稱的“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企業名稱(字號),構成不正當競爭。對此,一審法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2號)第一條第一款的規定,在中國境內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的商品,應當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二)項規定的“知名商品”。

根據本案騰訊科技公司提供的《騰訊2013年第一季度業績報告》《騰訊2013年第四季度及全期業績報告》《我國微信用戶超過4億》《微信改變世界》(節選)《微信力量》(節選)《互聯網+在中國》《2014年中國移動即時通信用戶調研報告》《2013年度Q3中國經濟互聯網核心數據發布》《2012年中國網絡經濟總結報告》《2015年社交媒體影響報告》等證據,騰訊科技公司基于其開發的“微信”軟件于2011年推出的“微信”即時通訊平臺,在社會中迅速獲得了龐大的用戶數量,至2013年已達4億,具有較高的知名度,而且,“微信”并不是相關商品(服務)的通用名稱,具有顯著的區別特征,因此,“微信”應認定為知名商品(服務)且是特有名稱。

廣東微信公司成立于2014年1月,當時“微信”已具有較高知名度,廣東微信公司仍在其網站、辦公場所、對外商業活動及宣傳推廣中使用包含“微信”二字的企業名稱“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由于該企業名稱中的“廣東”為區域名稱,“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均為通用名稱,故該企業名稱的核心識別部分為“微信”二字,即廣東微信公司使用的企業名稱的核心部分(字號)與騰訊科技公司的知名商品(服務)特有名稱“微信”相同,主觀上具有攀附該商品(服務)知名度的目的,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易使相關消費者誤認為廣東微信公司與騰訊科技公司存在關聯,違反了公平競爭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因此,騰訊科技公司主張廣東微信公司的該行為對其構成不正當競爭,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三、關于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岑偉涵的民事責任問題。

(一)關于廣東微信公司的民事責任問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五條的規定,承擔侵權責任的方式有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并且承擔侵權責任的方式可以單獨適用,也可以合并使用。另外,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注冊商標、企業名稱與在先權利沖突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條的規定,被訴企業名稱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或者構成不正當競爭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原告的訴訟請求和案件具體情況,確定被告承擔停止使用、規范使用等民事責任。

本案騰訊科技公司請求判決廣東微信公司停止在其網站、辦公場所等處停止使用“廣東微信”字樣,理由充分,一審法院予以支持,但騰訊科技公司請求判決廣東微信公司停止使用“微商會”字樣,證據不足,理由不充分,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對于騰訊科技公司要求判決廣東微信公司停止在企業名稱中使用“微信”字樣并變更企業名稱的請求,根據本案騰訊科技公司“微信”商品(服務)的知名度以及騰訊科技公司第90859×××9號注冊商標的知名度、廣東微信公司的注冊時間等事實,騰訊科技公司的該項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由于廣東微信公司的上述侵權行為不可避免地給騰訊科技公司造成了損失,故騰訊科技公司要求廣東微信公司賠償損失,理由充分,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損失賠償額方面,由于騰訊科技公司因被侵權受到的實際損失及廣東微信公司的獲利數額均難以確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一款、第二款的規定,一審法院綜合考慮騰訊科技公司知名(商品)服務特有名稱、注冊商標的知名度,以及廣東微信公司侵權的期間、騰訊科技公司為維護權利所支出的合理費用等因素,判決廣東微信公司賠償騰訊科技公司80000元。

(二)關于微啟動力公司和岑偉涵的民事責任問題。

本案被控存在侵權行為的http://www.mamaweb.cn網站的主辦單位為微啟動力公司,而該網站實際上傳的是廣東微信公司的經營資料,且兩公司具有部分共同的股東,法定代表人亦相同,登記辦公場所地址相同,兩者存在關聯,故騰訊科技公司請求微啟動力公司對廣東微信公司因上述侵權行為而應向騰訊科技公司賠償損失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理由充分,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岑偉涵雖然是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的股東,并被登記為被控侵權網站的負責人,但其行為應視為職務行為,由此產生的責任應由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承擔,騰訊科技公司要求岑偉涵與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承擔共同侵權責任的主張,一審法院不予以支持。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第六十三條第三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第五條第二項、第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第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一審法院判決:

一、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立即停止對騰訊科技公司的侵權行為,即停止在經營場所、網站等處突出使用“廣東微信”字樣;

二、廣東微信公司立即停止在其公司名稱中使用“微信”字號,并在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內向企業登記管理部門辦理公司名稱變更手續,且變更后的企業名稱中不得含有“微信”字樣;

三、廣東微信公司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一次性賠償騰訊科技公司80000元;

四、微啟動力公司對判決第三項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五、駁回騰訊科技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案受理費13800元(騰訊科技公司已預交),由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負擔。

騰訊科技公司在二審期間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證據:

1、廣東微信公司在趕集網上的招聘信息打印件、廣東微信公司官方網站打印件;

2.廣東微信公司的微信公眾號“雙創平臺”內容打印件。上述證據擬共同證明廣東微信公司在一審判決宣判后仍繼續使用其公司名稱進行招聘、宣傳、從事相關商業活動等,上述行為擴大了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的影響力,加大了騰訊科技公司的損害。

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岑偉涵對上述證據質證如下: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法院由核實。由于一審判決未生效,廣東微信公司使用企業字號不違反法律規定,更不存在侵權擴大損害的情形。

廣東微信公司、微啟動力公司、岑偉涵在二審期間未提交新的證據。

騰訊科技公司提交的證據均產生于一審判決作出后,與本案二審爭議的問題無直接關系,本院對騰訊科技公司提交的證據不予采信。

經審理,本院對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予以確認。

另查明,廣東微信公司在其網站中介紹其公司為:“公司專注于銷售系統的自主研發,并基于客戶需求為客戶提供和策劃各種類型的銷售解決方案,進行軟件開發等服務。通過不同移動互聯網渠道,為企業策劃和提供專業的銷售和運營方案,致力于為各行業的企業解決店面銷售和產品展示兩大經營難題。渠道主要包括門店、會議營銷、APP(如百度搜索、陌陌、微信等)”。廣東微信公司還在其網站的“最新產品”一欄中設有“小意思銷微商城”產品報價頁面,并在網頁中登載“小意思分銷微商商城簡介”:“1.小意思系統賣點1.微信公眾平臺引流,全民營銷;分銷商城搭建于公眾平臺內,與微信×××億活躍用戶完成無縫對接引流。”

廣東微信公司的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

本院認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二十三條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應當圍繞當事人的上訴請求進行審理。當事人沒有提出請求的,不予審理,但一審判決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或者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權益的除外。”

一審法院認定廣東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廣東微信”字樣的行為侵犯了騰訊科技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并判令廣東微信科技公司停止突出使用“廣東微信”字樣的行為,廣東微信公司對此項判決內容未提出上訴,而是僅對一審法院判令其停止在其企業名稱中使用“微信”字號并辦理企業名稱變更手續、向騰訊科技公司賠償8萬元的判決內容提出上訴,故本院圍繞廣東微信公司的該上訴請求對本案進行審理。

根據各方當事人在二審期間的訴辯,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為:

廣東微信公司在其企業名稱中使用“微信”字號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廣東微信公司所應承擔的民事責任。

一、關于廣東微信公司在其企業名稱中使用“微信”字號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的問題

商標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將他人注冊商標、未注冊的馳名商標作為企業名稱中的字號使用,誤導公眾,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處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經營者在市場交易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實信用的原則,遵守公認的商業道德。”

企業名稱與商標均屬于商業標識,前者的主要功能在于區分不同經營主體,后者的主要功能則在于指示商品或服務來源,二者在功能上存在重合之處。經營者在選擇其企業名稱時應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對他人在先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注冊商標作合理避讓,避免因注冊使用含他人注冊商標的企業名稱而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

如果經營者出于搭便車的故意,將他人在先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注冊商標登記注冊為其企業字號,并將含該企業字號的企業名稱在相同或類似的商品或服務上使用,造成相關公眾混淆或誤認,則其行為因違反了經營者在市場競爭中所應遵循的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

本案中,首先,騰訊科技公司在第9類計算機軟件等商品上注冊了第90859×××9號“微信及圖”商標,并將該商標用于其“微信”軟件上。根據一審查明的事實,“微信”軟件經過多年持續、廣泛的使用,已具有了廣大的用戶數量,“微信及圖”注冊商標在計算機軟件商品上已具有較高的知名度。

其次騰訊科技公司的第90859×××9號商標注冊在先,廣東微信公司作為從事計算機軟件相關行業的企業,在登記成立時應當知悉“微信”商標的知名度。廣東微信公司將“微信”注冊為其企業字號,其主觀上明顯具有攀附騰訊科技公司商標商譽的故意。

最后,廣東微信公司工商登記的經營范圍顯示其從事的是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其經營范圍與計算機軟件存在一定的關聯關系。而且廣東微信公司在其網站的介紹顯示其實際開展的業務包括利用騰訊科技公司“微信”軟件中的微信公眾號功能進行相關營銷,反映了廣東微信公司實際所提供的服務與騰訊科技公司的使用“微信”注冊商標的軟件存在密切關系。

考慮到騰訊科技公司在計算機軟件等商品上注冊的“微信及圖”商標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廣東微信公司在從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相關的經營活動過程中,尤其是在提供與騰訊科技公司的“微信”軟件相關服務的過程中,使用帶“微信”二字的企業名稱,容易使相關公眾認為其所提供的服務與騰訊科技公司存在特定的關聯關系,造成相關公眾混淆或誤認,其行為違反了經營者在市場競爭過程中所應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

雖然騰訊科技公司并未在第42類技術研究、計算機編程、計算軟件設計、計算機軟件咨詢等相關商品或服務類別上注冊商標,但在廣東微信公司將騰訊科技公司在第9類商品上注冊的“微信”商標登記注冊為其企業字號并予以使用,已足以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或誤認的情況下,騰訊科技公司未在第42類商品或服務類別上注冊商標并不妨礙其依據在第9類商品上注冊的商標主張廣東微信公司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二、關于廣東微信公司所應承擔的民事責任的問題

由于廣東微信公司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廣東微信公司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注冊商標、企業名稱與在先權利沖突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條規定:“被訴企業名稱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或者構成不正當競爭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原告的訴訟請求和案件具體情況,確定被告承擔停止使用、規范使用等民事責任。”

由此可見,停止使用企業名稱、規范使用企業名稱均是在被訴企業名稱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或構成不正當競爭的情況下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的方式。

因企業名稱不正當使用他人具有較高知名度的注冊商標,不論是否突出使用均難以避免產生市場混淆的,當事人有權請求判決停止使用或者變更該企業名稱。

本案中,因廣東微信公司登記注冊帶“微信”字號的企業名稱在主觀上具有攀附騰訊科技公司注冊商標商譽的故意,客觀上也足以造成混淆或誤認,其注冊使用企業名稱的行為具有違法性,一審法院根據騰訊科技公司的訴訟請求,判令廣東微信公司立即停止在其企業名稱中使用“微信”字號并辦理相應的企業名稱變更手續于法有據。

在報刊、網站等刊登相關公告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消除因混淆誤認而造成的不良影響,但并不能避免廣東微信公司的企業名稱繼續產生混淆或誤認,不判令廣東微信公司停止在其企業名稱中使用“微信”字號并辦理變更企業名稱手續不足以制止侵權行為,故廣東微信公司上訴主張以刊登公告的形式代替停止在企業名稱中使用“微信”字號等民事責任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廣東微信公司應向騰訊科技公司承擔的賠償責任。

因騰訊科技公司因被侵權所受損失以及廣東微信公司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均無法確定,一審法院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綜合考慮騰訊科技公司注冊商標知名度、廣東微信公司的經營規模以及騰訊科技公司為制止侵權支付的合理開支等因素,酌定廣東微信公司向騰訊科技公司賠償8萬元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

廣東微信公司上訴主張其為微小企業,賠償數額過高,但其工商登記信息顯示其注冊資本達1000萬元,廣東微信公司此主張與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綜上,廣東微信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800元,由廣東微信互聯網服務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劉建紅

審 判 員  鄭正堅

代理審判員  吳媛媛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

書 記 員  梁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