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繼電氣股份有限公司訴鄭學生、漯河市愛特電器設備有限公司侵犯商業秘密糾紛案

原告: 河南省許昌市許繼電氣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紀年,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何光華,許繼電氣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趙國蘭,河南五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 鄭學生,男,32歲,河南省漯河市愛特電器設備有限公司總工程師。 委托代理人:郭

  原告:   河南省許昌市許繼電氣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紀年,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何光華,許繼電氣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趙國蘭,河南五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   鄭學生,男,32歲,河南省漯河市愛特電器設備有限公司總工程師。

  委托代理人:郭江華,河南省許昌市求是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   河南省漯河市愛特電器設備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愛華,經理。

  委托代理人:琚順興,河南省許昌市求是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河南省許昌市許繼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許繼公司)因與被告鄭學生、河南省漯河市愛特電器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愛特公司)發生商業秘密侵權糾紛,向河南省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許繼公司訴稱:被告鄭學生在原告公司工作期間,掌握了原告的電力線載波機技術。被告愛特公司采用以技術入股的利誘手段,利用鄭學生非法提供的技術秘密生產電力線載波機,侵犯了原告的商業秘密。請求法院依法判令鄭學生賠償因單方中止勞動合同給原告造成的損失135萬元;判令鄭學生和愛特公司停止侵權行為,賠償原告的經濟損失,并對原告的商業秘密承擔保密義務,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被告鄭學生無答辯。

  被告愛特公司辯稱:原告的起訴不符合事實,被告沒有侵犯原告的商業秘密。

  河南省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

  1984年12月10日,原告許繼公司的前身許昌繼電器廠與德國西門子公司簽訂“繼電保護電力線載波設備許可權和技術秘密合同”,以有償技術轉讓的方式受讓西門子公司的繼電保護和載波技術。根據合同的約定,許繼公司于1985年12月21日向西門子公司支付620446西德馬克,用于購買載波設備許可證資料,并于1986年5月至同年8月派被告鄭學生到西門子公司進行技術培訓。之后,許繼公司組織了包括鄭學生在內的科研人員進行該載波機技術的國產化研制工作。鄭學生作為項目負責人之一,參加開發了e sb-500型單邊電力線載波機的研制工作。1992年1月,e sb-500型單邊電力線載波機技術成果通過了機電部、能源部的鑒定,后投入生產,效益顯著。許繼公司分別在1987年、1989年對本單位的產品底圖藍圖、工藝資料、技術資料等制定過保密規定。e sb-500型單邊電力線載波機技術研制過程中以及研制成功后,該公司都進行了保密管理,從未向任何單位和個人進行技術轉讓與技術公開。

  被告鄭學生是1983年大學畢業后分配到原告許繼公司工作的。期間,鄭學生除作為項目負責人之一參加過許繼公司組織的電力線載波機技術研制工作外,還于1991年2月至1992年4月作為項目負責人從事y pc-500 f 6遠方保護信號音頻傳輸機的技術研制,負責整機及原理設計。1992年3月25日,鄭學生與許繼公司簽訂了期限11年的“全員勞動合同”,合同約定鄭學生應當遵守單位制定的各項規章制度。同年9月,許繼公司的通訊分廠聘請鄭學生到工程師崗位工作,鄭學生又與通訊分廠簽訂了為期5年的上崗聘約,約定鄭學生要嚴格執行各項規章制度和設計工作的技術規范,做好保密工作。1994年10月,鄭學生將其掌握的電力線載波機技術及遠方保護信號音頻傳輸機技術作價20萬元入股,與漯河卷煙廠及張明亮等人組建被告愛特公司。愛特公司于1994年11月正式營業。1995年5月,鄭學生未經批準離開許繼公司到愛特公司工作。

  被告愛特公司中,除被告鄭學生以外,沒有其他從事電力線載波機及遠方保護信號傳輸裝置技術的研究人員。該公司也未對許繼公司的電力線載波機及遠方保護信號傳輸裝置產品進行過“反向工程”研制。1995年9月,愛特公司刊印了“愛特電器設備有限公司通信產品報價單”,其中的ssb-2000型電力線載波機平均價格為457萬元/臺。愛特公司共生產ssb-2000型電力線載波機11臺,產值5027萬元,以平均利潤率3706%計算,應獲得利潤1863萬元。1996年7月28日,愛特公司的此項產品通過電力工業部電力線載波機質量檢驗測試中心的檢驗。

  訴訟中,法院委托專家對雙方當事人的產品進行技術鑒定。經鑒定,被告愛特公司生產的ssb-2000型電力線載波機,在機械結構上與原告許繼公司的e sb-500型單邊電力線載波機相比較,等同之處有15處之多,其中重要部件如ifc中頻發送插件、ifr中頻接收插件的中頻濾波器、a g c導頻控制插件的導頻顯示方式等,與e sb-500型一致。結論是:愛特公司生產的ssb-2000型電力線載波機,在機械結構及部分重要部件上使用了許繼公司的e sb-500型單邊電力線載波機之專有技術。

  另查明:原告許繼公司為本案花費了調查費用2 150元,律師咨詢代理費25萬元。

  上述事實,有許繼公司與德國西門子公司簽訂的“繼電保護電力線載波設備許可權和技術秘密合同”、繳款發票、鄭學生個人履歷表、鄭學生與許繼公司簽訂的“全員勞動合同”、“科學技術成果鑒定證書”、愛特公司的工商注冊資料、電力工業部載波機質量檢驗測試中心的“檢驗報告”及“專家技術鑒定書”等證實。

  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告許繼公司通過有償技術轉讓合同受讓了德國西門子公司的電力線載波機生產技術,并對該技術進行了國產化研制,生產出e sb-500型單邊電力線載波機產品。此項產品給許繼公司帶來了明顯的經濟效益。許繼公司對電力線載波機生產技術采取了一系列保密措施,未以任何方式向第三方出讓或公開該技術。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三款的規定,該技術是許繼公司的商業秘密,應受法律保護。被告鄭學生利用職務之便掌握了此項商業秘密,違反許繼公司的保密規定,尚在許繼公司工作期間即與他人組建被告愛特公司,無償使用此項技術生產產品進行銷售,侵害了許繼公司享有的合法權益,是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的禁止行為。被告愛特公司明知電力線載波機技術為許繼公司的技術秘密,但為了無償使用此項技術生產產品,以獲取商業利益,采用作價入股的手段誘使鄭學生帶出此項技術秘密。以這種不正當的手段獲取權利人商業秘密的行為,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一項所禁止,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十條第一款的規定,鄭學生和愛特公司對自己實施的違法行為,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責任。許繼公司要求二被告停止侵權,賠償損失,應予支持。許繼公司要求判令鄭學生賠償因單方中止合同給該公司造成的損失,屬勞動爭議范圍,應另案處理。據此,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于1997年6月12日判決:

  一、被告鄭學生及被告愛特公司自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權,不得使用原告許繼公司的電力線載波機技術進行生產和經營活動,并對已知悉的許繼公司的技術秘密承擔保密義務;

  二、被告鄭學生及被告愛特公司連帶賠償原告許繼公司經濟損失213450元,在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履行完畢。

  三、駁回原告許繼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案訴訟費27510元,由原告許繼公司承擔7510元,被告鄭學生和被告愛特公司承擔2萬元。鑒定費11 076元,由鄭學生及愛特公司承擔。

  鄭學生不服第一審判決,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主要理由是:電力線載波機生產技術早已廣為人知,不是商業秘密。愛特公司的產品在原理上采用了三次調整技術,與許繼公司的產品是不同時代的不同產品。上訴人的技術股及愛特公司的產品均與許繼公司沒有因果關系。許繼公司請求賠償370余萬元,一審只認定了很少一部分,就是認定的這一部分也缺少證據,不能成立,說明許繼公司濫用訴權。一審卻讓我們為許繼公司的濫用訴權承擔訴訟費,是不合理的。請求查明事實后改判。鄭學生在上訴同時,向上訴審法院提交了河南法威律師事務所于1997年10月委托北京4位專家對愛特公司生產的ssb型電力線載波機與許繼公司生產的e sb型單邊電力線載波機進行對比的技術評審意見。該意見認為,電力線載波機在目前已經成為專業化、系列化通用產品,1992年就有相應的專著出版,因此市場上銷售的各廠家系列產品,都會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ssb2000型與e sb型相比,技術內容差別較大。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在二審中查明,原審被告愛特公司刊印的通訊產品報價單上的ssb型電力線載波機共有4種型號10個不同規格,參考價分別為28萬元至58萬元不等,平均價為357萬元/臺。愛特公司生產的11臺ssb型電力線載波機,已經銷售6臺,銷售款168萬元,獲利62160元。河南法威律師事務所委托北京的4位專家對兩種產品進行評審時,提供的評審依據主要有:e sb型單邊帶電力線載波機分盤接線圖說明書;ssb型電力線載波機技術說明書和ssb(spc)型電力線載波機實物。該律師事務所沒有向專家提供e sb型電力線載波機實物,也沒有提供兩種產品的全套圖紙。所提供的電力線載波機實物,非一審法院裁定保全時愛特公司的產品。除此以外,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基本一致。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e sb型電力線載波機技術是被上訴人許繼公司的技術秘密,應當受到法律的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未經許繼公司的許可,不得使用或轉讓該技術。上訴人鄭學生在許繼公司任職期間就參與了原審被告愛特公司的組建,繼而又違背與許繼公司的保密約定,將掌握的職務技術成果作價入股,以許繼公司的電力線載波機生產技術為愛特公司生產ssb型電力線載波機,其行為屬于披露和使用許繼公司商業秘密,侵害許繼公司合法權益的侵權行為,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愛特公司明知鄭學生是許繼公司的在職人員,鄭學生掌握的技術不是他個人的非職務技術,卻不經合法受讓,以作價入股的手段利誘鄭學生以此項技術為其生產產品,并進行銷售,其行為是以不正當競爭的手段獲取他人商業秘密,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侵權行為,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被侵害人損失的民事責任。一審判令鄭學生和愛特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是正確的,但是認定愛特公司因侵權所獲得的利潤以及許繼公司的損失有誤,應當糾正。電力線載波機生產技術是許繼公司從德國西門子公司有償受讓得來,這一事實說明該技術在當時并非公知技術。愛特公司同意鄭學生以此技術作價20萬元入股,說明該技術到訴訟時也并非是公知技術。由于有了許繼公司的技術秘密,愛特公司才能在除了鄭學生以外再沒有其他從事電力線載波機工作的研究人員,也沒有對許繼公司的產品進行過“反向工程”研制的情況下,短期內就生產出ssb型電力線載波機。因此,“鄭學生的技術股及愛特公司的產品與許繼公司的技術秘密沒有因果關系”的抗辯理由,不能成立。鄭學生在二審期間提供的專家評審意見,是在缺少兩種產品的全套圖紙,提供的實物并非本案爭議產品的情況下作出的,缺少客觀性和可比性,不能采納。鄭學生提出原審認定許繼公司的損失缺少證據,理由成立,應予采納。許繼公司的訴訟請求沒有得到全部支持,應當負擔部分訴訟費用。據此,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的規定,于1998年3月27日判決∶

  一、維持第一審判決的第一、三項,撤銷第二項。

  二、鄭學生、愛特公司連帶賠償許繼公司經濟損失62160元。

  一審訴訟費27510元、鑒定費11076元,由鄭學生、愛特公司負擔27010元,許繼公司負擔11575元;二審訴訟費27510元,由鄭學生負擔19257元,許繼公司負擔8253元。

  • 許繼電氣股份有限公司訴鄭學生、漯河市愛特電器設備有限公司侵犯商業秘密糾紛案已關閉評論
    A+
發布日期:2014年07月01日  所屬分類:案例快報